涼野風介從來不知道自己會有被迫離開南雲晴矢的一天。
  他拿著相框,用力的程度足以使相框上的鏡片破裂。

  昨晚,他跟平常一樣,抱著南雲晴矢入睡。南雲很反常的沒有吵他睡覺,況且還熱心的在他睡前弄了杯冰牛奶給他喝。
  他知道自己不喜歡喝熱的。
  「反正你喝完冰的還可以抱著我睡覺,剛好暖暖身子啊。」南雲是這麼說著的,然後就先躺在床上幫他暖床了。
  他沒有拜託他。他沒有求他。他什麼都沒有對他說。
  他只是,習慣一般的,爬上床,鑽入被子,認為南雲晴矢與平日沒什麼不同,一樣抱著他入睡。這一晚,涼野睡的很沉,卻不穩。
  早上起來,就是這樣的景象了。
  時間已經過中午,原先雜亂的床頭被整裡的乾乾淨淨的,亂丟的衣物也都收了起來,地上看起來還用蠟打過一樣的光亮。
  走到浴室,決定洗漱的他,發現毛巾剩下一條,牙杯剩下一個,牙刷剩下一隻,原先成對的東西都變成單數了。
  涼野發瘋似的搜刮了小小公寓的每一個角落,桌子底下,放著碗筷的櫃子,收藏南雲遊戲片的房間,床底下南雲偷藏的書,衣櫃裡南雲的衣服──不見了,不見了,通通不見了。

  『關於南雲的東西,一樣都不剩。』


  涼野慌了,他從來沒有做過心理建設,一旦南雲離開了自己,他該做什麼?他又該怎麼做?要傻楞楞的呆在床上等南雲回來嗎?或者是衝出去找人?
  ……還是算了吧,沒有南雲的自己跟本一無是處。
  他失落的又走到床前,看到了電視櫃上的相框。
  照片裡,是他與南雲的合照。他一臉不耐的吃著冰,而南雲則是勾著他的脖子,貼他貼的死死的,那是熱天,南雲貼著他,十分的悶。
  但是,南雲笑的很燦爛。
  啪搭。啪搭。
  水珠落在鏡面上,受到地心引力的吸引往下滑落,就像涼野臉上的淚珠一般,形成了淚痕。彷彿在替著照片裡另一個主人哭泣一般。
  「晴矢……」
  風介拿著相框,又躺回床上,他將相框緊緊的擁入懷裡,用棉被蓋住自己。
  很悶,很熱。痛苦,無法呼吸。
  就好像是,被南雲晴矢死死抓著一樣。


  南雲的體溫總是比自己高。
  南雲的擁抱總是緊的令人窒息。
  南雲的體貼總是在奇怪的點突顯。
  南雲的行動永遠超出他的思考範圍。


  早就已經,習慣這樣的生活方式了。
  習慣南雲的隨便,習慣使喚著南雲,習慣有人陪伴在自己身旁,即使他嘮嘮叨叨的也不會在意。這樣子生活下去,不也挺好的?
  為什麼要有變數?
  為什麼南雲會離開自己?為什麼?
  涼野風介想不透,他真的不懂。
  或許,他從來就沒有踏進南雲的心裡仔細看過。
  或許,是他習慣了逃避。
  習慣逃避,南雲晴矢對涼野風介的想法。
  好奇心可以害死一隻貓,習慣可以讓人陷入無底的泥沼。
  「晴矢,晴矢,晴矢……」
  他不停的喚著那個人的名字。
  即使知道沒有人會回應他。

 

 

*

有人問我:後續呢?

答案:對不起噢我只能說、我只是想要打出第一句話而已14855032_p4 

   因為在學校腦袋就一直有這句話、回宿舍一定要把他打出來罷了1141277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停站」 的頭像
「停站」

Cadeau.

「停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