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圖文皆有,大部分為DMMd二次創作、原創*

CP不固定,最常有的:蓮蒼、no蒼、no蓮no、no紅no/南涼、3TOP,自家兒子CP為漸杞x叢紙、如齋x祈翠、沃爾x濮陽、仇莫x繾綣,我是個兒子廚*

格主廚,發言常常阿阿阿阿阿阿阿阿的叫*

格主雷他人將格主的設定/故事/主意擅自拿去使用

以上w

  有些話不能只用說的。

  「晴矢,我愛你噢。晚安。」每晚每晚,南雲晴矢總是聽到基山浩人對他這麼說著,接著是自己的額頭被吻,還有一個人鑽進自己被窩的感覺。

  不得不說,基山身上一直有個香味讓南雲覺得很舒服,所以總是可以安然入睡。

  又或許是因為累了吧。畢竟,南雲總是一個人坐在床上看著乏味的電視節目,直到午夜,聽到房門被打開的聲音,才恢復了點神氣。

  「還沒睡嗎?」基山總是會脫下外套,拍拍南雲的頭,一臉寵溺的笑著:「早就跟你說過不用等到我回來了,每次都這麼晚睡,小心黑眼圈愈來愈重。」

  「沒差啦。」南雲毫不在意的撐頰,看著正在換衣服的基山:「反正之前也常常熬夜打電動,現在只是把打電動這個動作換成等你罷了。」

  聞言,基山也只是聳聳肩:「累了就先睡。那我先去洗澡,你先在床上休息一下吧。」

  「啊、我也還沒洗──」其實早就洗過了。

  「髒鬼。」基山笑了,輕輕一堆南雲的肩膀就讓南雲倒在床上,也不管南雲是用怎麼樣的眼神看著他,他也只是自顧自的脫著衣服,走進浴室:「明天早上我在叫你起床洗澡吧,都這麼晚了。」

  「不能一起洗嗎?」南雲側身,看著基山的背。

  剛把衣服換下來的基山轉身,偏頭:「嗯?晴矢剛剛有說什麼嗎?」

  「……沒有。什麼都沒有,你快去洗。」

  「嗯。」

  對話中斷,南雲抱著枕頭在床上滾著,東想西想。想著基山為什麼總是跟自己有種隔閡,想著基山為什麼不碰自己多一點,想著、想著……常常想到一半,思緒被打斷,就朦朦朧朧的睡著了。

  接著就是聽到開門聲,還有告白,晚安,以及一個輕吻。

  改天一定要問清楚基山這到底是什麼意思。在基山懷抱中睡去的南雲如此下定了決心。

 

  學校的生活實在是讓人不怎麼提的起興趣。

  反正就是念書、考試,念書、考試,南雲早就厭煩了,請同學仔細的算過曠課節數還有詢問了一下哪些老師不會點名,就挑了某些課翹課去頂樓。有時睡覺,有時看著天空發呆,總之就是做些無意義的事情。

  也就是在這樣的頂樓,他跟涼野風介的交集愈來愈多。

  涼野也會翹課到頂樓來休息,跟南雲比起來,涼野顯得有樂趣多了,會拿出好學生不應該拿出的菸,然後一口一口的吸著。

  南雲曾經好奇的跟涼野要過一根來抽,可是第一次抽菸的他被煙嗆的直咳嗽,還被涼野笑,逞強的他想要抽第二口,卻又再次被嗆到。

  當然,又被涼野笑了。

  他不爽的將菸捻熄,然後躺了下去繼續睡。

  涼野抽的菸有一種巧克力的味道,不濃,淡淡的,甜甜的。

  這是他每次在頂樓入睡必定會聞到的味道。

  通常他一睡就是會睡到下午,有時候涼野會良心發現,叫他起床回去上課,有時候涼野只是抽完菸就走了,留下他一個人被記曠課。

  不過最近頂樓多出了一個常客。

  「起床囉,晴矢。」

  南雲一睜開眼,就看到基山放大的臉孔,以及深不見底的綠色眼眸。

  「幾點了……?」南雲揉了揉眼睛,湛藍的天空在轉瞬間變成紅橙色,夕陽的照射下,基山的髮色看起來沒有那麼鮮了,「浩人你考不考慮染頭髮?」

  「嗯?」

  「阿…沒事。」身體又比大腦先行動了。

  「晴矢希望我染頭髮嗎?」基山笑著,「如果晴矢希望的話,我就去染。」

  「不用啦,你維持原樣就好了,免得到時候又不習慣。」南雲伸了個懶腰,一跳就到頂樓門口,突然想到什麼,他抬頭看著還站在台上的基山:「你今天,沒事要做嗎?」

  「沒有。」語畢,基山也跳了下來。「所以可以跟你一起回家。」

  「哦。」南雲對此沒有什麼特別表現。

  說不興奮是騙人的,天知道他跟基山交往過後一起走路回家、上學的次數用十根手指頭都算的出來,但是如果這時候表現的太明顯的話一定又會被基山嘲笑,那乾脆自己把甜滋滋的感覺留在心裡還比較好。

  先是回去教室拿了書包,走出門口的時候基山朝著他伸了手,一開始他還不懂意思,直到基山主動的拉起他的手,十指相扣。

  基山第一次如此的主動,他有些訝異。

  一路無話,一如往常的相處模式,基山只有在想到什麼的時後才會找他說話,不然都是安安靜靜的笑著,享受寧靜的時光。

  回到兩個人一起租的家,基山稍微幫南雲複習了一下作業以及沒有上到課的地方,洗個澡,相擁著一起睡。

  「浩人……」睡前,晴矢都囔著。

  才剛親完南雲的額頭,打算閉目養神的基山聞言,笑:「嗯?怎麼了?」

  「你身上的味道……變了……」

  變的有,巧克力的味道了。

 

 

 

 

  從那天之後,基山就一直是屬於晚歸狀態。

  要說之前那是晚歸嗎?那也只不過是凌晨一點而已,南雲覺得自己熬的過去的,可是,最近基山回來的時間愈來愈晚了。兩點,三點,南雲還在觀察基山到底還會在幾點回來。

  不過,在基山回來時,基山還是會親他的額頭,然後說著愛他。

  為什麼呢……?

  南雲依舊會到頂樓去睡覺,只是與之前比起來,看到涼野的次數變少了,就算看到了涼野,跟涼野打招呼,對方也是不甩他,不然就是帶著窘迫的表情,然後離開頂樓。

  什麼嘛,好像看到怪物一樣。

  南雲又往後倒,可是再也睡不著了,他也不想回去上課,從口袋裡掏出手機,開啟了郵件,打了幾個字,又刪掉,想了想,重新組織,然後又刪掉,如此反覆動作。

  「你在做什麼?」

  「為什麼每個晚上都要說一次呢?」

  「為什麼都那麼晚回來了,不睡覺,卻是親吻我的額頭呢?」

  「為什麼,你身上的味道變了呢?」

  數萬個為什麼,數萬個問號,在南雲的心中開始孳生。不安、恐慌、心亂,各種負面的情緒填滿他的心,第一次遇到這種狀況的南雲,不知道該做些什麼。

  除了基山跟涼野,他貌似就沒有可以談心的好友了。

  聊天的朋友還是有,例如厚石茂人,但是若談的話題是男同志的話,很難保對方不會反感。

  跳下高台,南雲坐在牆邊,把手機調成靜音模式,本來想要直接關機的,想一想還是算了,直接丟在身旁,閉起眼睛。

  無由來的,他很累。

  不是身體上的累,而是心靈上的。

  他第一次感覺到什麼叫做「受傷」。

 

  「嗡──嗡──嗡──-」

  眨了眨眼睛,南雲晃了晃昏沉的腦袋,迷糊的聽到疑似震動聲的聲音,這才想起來自己將手機調成靜音模式,看了看天色,已經暗的可以觀星了,才慢慢的拿起手機,按下撥通鍵。

  連個「喂」都來不及說出口,就聽到電話一旁的基山迫切的語調:「晴矢?晴矢嗎?晴矢、快說話,我要知道你沒事。」

  「沒事啦。」南雲打了個哈欠,「只是睡過頭而已。」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電話的另一端聽起來放心了許多:「都這個時間了,你自己回來嗎?還是說,你在哪?就在那裡等我,我去接你?」

  「不用啦。」南雲覺得心中暖暖的,上午還留著的不安感全都沒了,沒想到對方還是關心自己的嘛。「我自己可以走回去的,嗯,我還在學校,好,掰掰。」

  對方叮囑了一句「小心警衛的巡邏」就掛了電話。

  回到家裡,南雲就看到基山躺在床上,抱著捆著的棉被,縮成一團。

  原來這個人,還有這麼孩子氣的一面?

  南雲走上前去,想幫忙撥開從基山頰邊滑落的劉海,卻沒想到對方一個翻身就將他壓在床上,基山的雙手放在南雲的身側。

  基山笑了:「歡迎回來,晴矢。」

  「阿……我回來了。」南雲看著基山的神晴,有些害怕,那是自己沒有看過的眼神,「那個……浩人,你先離開好不好?有點……不舒服。」

  「不要。」基山俯首就往南雲的脖子咬去,留下了鮮紅的痕跡,就如同他的髮一樣。

  「……痛!等、浩人……你想幹嘛!?」

  「看不就懂了嗎。」基山笑著舔唇,粗暴的拉開了南雲的制服,顯然南雲也不怎麼在意制服要穿的規矩,因為基山把南雲的衣服扯掉時,兩人都沒有憐惜之意。

  「我要上你。」瞇眼,基山道出了目的。

  「等、喂!基山浩人!你是不是沒睡醒……阿、哈……」

  南雲伸起拳頭就想反抗,哪知被基山抓住,還給了對方一個自己的弱點,手被反轉著放到自己的頭上,很痛,痛到南雲都泛淚了。

  「痛嗎?」基山又笑了。

  南雲咬牙,瞪著基山的眼神裡帶著厭惡、恐懼、還有一絲倔強:「廢話!快放開…啊!」

  基山沒有理會南雲的呻吟,他憐惜一般的舔掉南雲眼角的淚水。

  痛吧。很痛吧。

  淚是苦的,心是痛的,身體,已經不能被自己控制。

  無法控制,無法。快要做出踰矩的事情了,就快要了……不行、不可以、不可以這樣對晴矢……基山的腦海中,兩個聲音在抗爭著,一個要,一個不要。

  到底,該聽哪邊?

  「晴矢,晴矢……」你不在我有多憂心,你知道嗎?

  看著南雲的表情,基山放鬆了手的力道,俯首,就舔上南雲的脖頸,細膩的舔著,時不時的吸吮,印上屬於自己的紅色印記。

  沒錯,南雲晴矢是屬於基山浩人的。

  「哈、浩人……」南雲瞇起了眼,慣性的歪著頭,露出了更大片的皮膚讓基山肆虐著,一個又一個青紫、深紅的印記就這麼留在他的脖子以及鎖骨。

  「晴矢……晴矢……」

  一次又一次的,叫著他的名字。

  自己的心意,他又何嘗會懂?

  想好好珍惜他,甚至想要把他關在牢籠裡。

  想要他只看著自己,想要他只想到自己,課業,足球,什麼都不重要。

  看著他,看著基山浩人就好。

  南雲的聲音令他煩躁,那種哭著哽咽、忍耐著不發出來的聲音,會讓他覺得心虛,姑且就拿了手帕揉成一團,塞在南雲嘴裡。

  「唔、唔唔……!」

  「晴矢……對不起。」

  一句一句的道歉,一句一句的告白,一句一句的占有發言,基山不知道南雲是否有聽進去,他只是想要說出來而已。

  只是想說出來而已。

  這一夜,他們過的瘋狂,一個閉口不言,另一個無法言語。

  不知道彼此的心情,不知道彼此為什麼而做這種事,不知道自己到底怎麼了。

  只是,瘋狂而已。

 

 

  「吶浩人。」

  「你愛我嗎?」

  「真的?」

  「不騙我?」

  「……可是我覺得你在騙我,怎麼辦。」

  「你變了,你跟以前不一樣了。」

  「變的不只有個性噢,你的味道也變的不一樣了。」

  「不要以為你洗過澡我聞不出來。」

  「你身上,是巧克力的味道吧。」

  「涼野抽的菸的那種,巧克力的味道。」

  「你真的愛我嗎?」

  「哈。你只是嘴邊說說吧。」

 

 

 

  『嘴邊說說而已,對吧。』

 

 

 

  有些話,不能只用說的。

  而是需要用行動來表達。

  一個擁抱,一個輕輕的吻,他就可以滿足了。

  不要看他如此的粗心,如此的神經大條。或許,更是因為神經大條,他才更容易於滿足。

  不貪心,只求溫暖的感覺。

  話語?那種東西,他也可以隨便說出來。

  「我愛你。」「喜歡你。」「我好想你。」「我不會離開你。」

  這些,並無法表達一切。

 

 

  早晨,南雲起的比基山還要早。

  帶著疼痛的身子進去浴室,每走一步就會覺得從後方有什麼要流出來一樣,不舒服。而且昨晚被塞手帕的嘴也痠痛著。

  將水開的小小的,盡量不吵到基山。

  他用力的洗,用力的刷,把身體上所有地方都刷過一遍。

  奮力的,將第一次的痕跡給清理清理乾淨,然後是拿出衣服來,先是穿上,然後是塞入包包內。

  帶上錢包,邁步。

  或許,這幾天,不會去學校,也不會回來了吧。

  不回來了吧。

 

*

爛尾對吧爛尾、然後我又把H跳掉了我在幹嘛…(打自己

一整篇都是對話、真的不忍說我寫功退了啦(哭倒

謝謝觀賞/不嫌棄噢

創作者介紹

Cadeau.

「停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啼啼
  • ㄜ什麼也太痛明明是相愛的呀...
    涼野羞窘的原因...?
    我覺得根本是溝通不夠...
    你們有很多話要用說的啊啊啊
  • 涼野羞窘的原因>>原先有要寫出來的、可是後來發現爆字了就(ry
    可能會有番外吧、可能可能(?

    太多話用說的會讓人覺得是在騙噢噢噢噢噢噢(欸

    「停站」 於 2012/04/27 18:04 回覆

  • 又菁
  • 打的好好!我都哭出來了!
    基山的味道為什麼變了?
  • 唔哇這樣說下去就會劇透了雖然也沒有後續了ww(給衛生紙先
    因為他都涼野在一起,所以身上沾到了的當然是涼野的味道囉

    「停站」 於 2013/02/24 22:0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