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宮→京介單向通行

*腦補有,若能接受請繼續閱讀↓↓↓

 

自從跟新雲踢完比賽之後,劍城京介就一直有個煩惱。
那就是——新雲的那個傢伙,那個身體不好的雨宮太陽,總是會跑到劍城優一的房間。不知道是吃飽太閒,還是有意要來亂,只要他來探望哥哥,他就一定可以看到雨宮的身影。
「你到底來幹嘛?」趁著一天,劍城優一睡著的時候,他問出了這個問題。
雨宮也只是瞥了劍城京介一眼,然後笑了:「沒有阿,你不覺得醫院意外的很無聊嗎?除了看足球的報紙、雜誌,還有電視之外,基本上就沒什麼能做的了。」
「所以呢?」他挑眉。
「唉呀唉呀,一定要這樣子追根究柢嗎?」雨宮苦笑,劍城京介這一型的果然還是他不會應付的人。「只是,有個相同話題可以聊天的人,也不錯。」
「呿,無聊。」
「就是因為無聊才會想找人聊天嘛。」雨宮聳聳肩,拿起一旁的蘋果啃了一口。



醉翁之意不在酒,雨宮在意的也不是劍城優一。
而是劍城京介。
自從跟雷門的比賽結束後,他就一直對劍城京介很感興趣,偶爾想要偷偷跑去雷門找人,卻總是被冬花小姐給抓回來,然後東嘮叨西嘮叨的,那些台詞自己都可以背起來了,以自己的身體還不能亂走,再亂跑就要處罰自己之類的話。
然而,或許是老天眷顧他吧,他偶然的在走廊上看到了劍城京介。
他立刻丟下了原先要做的事,追了上去,才發現,原來劍城京介的哥哥跟他住在一樣的醫院。
所以,若是自己跟他的哥哥打好關係的話,就能天天見到了對吧?
抱持著這樣的想法,雨宮幾乎是天天跑去劍城優一的病房去,當然是在劍城京介不在的時候。一開始因為太興奮所以忘記想好過去的理由,後來發現對方也是踢過足球的,話題自然的暢開了。
劍城優一是個溫柔的人。
在聊著足球的時候,雨宮就看的出來了,對方跟自己一樣,渴望著足球,還想要在場上繼續奔馳,為自己的隊伍得分,勝利時跟隊友擊掌,那種感覺,是一旦體會過,就會上癮的。
而讓他最難忘的,就是那次,有劍城京介參加的比賽。
「哥——」身後突然傳來了聲音,雨宮嚇了一大跳,回過頭,就看到來人以銳利的眼神瞪著他:「你是誰?」
「雨宮太陽。」他淺淺的笑著。
劍城京介的逼問搭上表情句句咄咄逼人:「你來幹嘛的?」
「京介別這樣。」劍城優一好氣的揮了揮手,苦笑,「太陽君是好人啊,阿、就是我之前跟你說過的那個朋友,記得嗎?」
「朋友?」
「真是的,你已經忘了嗎。」劍城優一苦笑,無奈的望著自己的弟弟:「我不是常常跟你說有一個朋友會在你不在的時候跟我說他之前是怎麼踢足球的嗎?就是他呦。」
「……這樣阿。」劍城京介只是冷冷的回應了一句。
「請多指教,京介。」太陽朝著劍城京介伸出手,看著沒什麼反應的對方,才想起來:「阿……抱歉,我可以這樣叫你嗎?」
「隨便你。」劍城京介到最後還是沒有握雨宮太陽的手。
雨宮太陽失笑,默默的收回了手,聳了聳肩,沒有說些什麼。
從此之後,雨宮太陽就成了劍城兄弟的常客,有時候會將探望的水果帶過來,有時候也會把自己無聊的時候拿出來的畫冊也順便帶過去。
午後,劍城京介總是會站在劍城優一的病床旁,聽著雨宮太陽跟劍城優一的談話,而雨宮太陽則是手執畫冊,嘴邊不忘說著有關足球的故事。
「太陽君知道好多呢。」劍城優一像是找到知己一般,興奮的說著。
「就是聽來的而已。」又完成了一張畫,雨宮太陽滿意的將畫冊翻到下一面去。「在醫院總是無聊,所以會到處走走去聽聽其他人的談話。」
「哼,偷聽。」劍城京介雙手環抱在胸前。
聞言,雨宮太陽苦笑。
「京介,不要這樣子。」劍城優一輕輕用手肘推了推兄弟,「我很羨慕太陽君呢,可以四處走動,還有上場的機會。」
「嘛、上場那也只是偷跑啦。」雨宮太陽摸了摸頭髮。
「呵呵。」劍城優一輕笑出聲,注意到雨宮太陽手上的本子,微微歪頭,「太陽君,每次來都會帶這個本子呢,是在畫些什麼呢?」
「啊啊,畫很漂亮的風景罷了。」雨宮太陽瞇起的眼直直看著劍城京介。「這裡,每天都有很漂亮的風景噢。」
「這樣子阿。」
畫冊裡面一張張全都是一樣的姿勢,一樣的角度,一樣的表情。
一樣的人。
對雨宮太陽來說,在醫院似乎沒有那麼無聊了,是從見到劍城京介開始。
對雨宮太陽來說,開始執筆學習素描畫畫,也是從見到劍城京介開始。
他很難想像要是哪天劍城京介不來醫院了,他該怎麼過。
或許自己奔去雷門找他?
或許坐立不安的翻著自己的畫冊?
或許在心裡設想要怎麼跟他打好交情、談好關係?
或許……
他該想想怎麼跟他告白,並且過他哥哥那一關。



「啊,把畫冊給他看不知道有沒有用?」

 

*

這是由團裡的孩子們激發出來的CP w

忘記那時後在談些什麼了,後來就突然迸出這種單向通行的文了w

其實單向通行萌萌的阿ˊ//艸//ˋ

以上、謝謝閱讀w

創作者介紹

Cadeau.

「程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