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 

書名:平行世界的我們

作者:連尤伊(伊伊)

CP:主蘭狩/其餘無

尺寸/規格:A5/直書

字數:6萬

價格:250

特點:有(短篇小故事)

預定頁:

 

此刊為架空黑暗(微甜)向。

 

試閱:

※試閱皆是從斷落截下,並非連串的

 

  你聽說過,平行世界嗎?
  有很多不同種類的世界聽說都是貼在一起的,而世界與世界之間又有所謂的縫隙,在縫隙裡什麼都沒有,是虛無。
  「報告監督!207附近出現了疑似目標相關的能量波動!」另一位樓囉B報告。
  「目標相關?」圓堂監督輕輕挑起眉,沒想到他們的目的是一樣的嗎……這樣就好抓多了。
  「是『帝國』。」突然一陣熟悉低沉的男聲在圓堂背後響起,把他給嚇了一跳。
  「呃……鬼道,不要老是神不神鬼不覺得出現在我後面嘛。」圓堂無奈的苦笑,後者只是揚起眉,沒多說什麼。
  「話說你怎麼過來了?不是呆在資源部嗎?」圓堂倒是比較好奇這點。
  「也沒什麼,就感覺到和『帝國』相關的能量波動,就匆匆趕來了。」鬼道平靜的說,臉上也是面無表情,護目鏡底下的紅瞳深沉的令人窺不見其中。
  「因為那是……你和佐久間,一手培育出來的孩子們吧。」圓堂有意所指的說道,棕眸也跟著深沉起來。
  「……那不重要,他們身為革命反抗軍,唯有死路一條。」鬼道的語氣毫無溫度,像是平淡的描述著一件和自己毫不相關的事情。


  樓囉B打開傳聲話筒,開始命令:「監督下令,準備包抄,一個活口都不許留。」
  精銳士兵的反應果然迅速,不用多少時間,能量版上的能量波動突然增加,沒一會兒全消散下去。
  「包抄完畢,監督。」樓囉B說道,圓堂點點頭,他又轉回頭去做自己該做的事情。
  「最後還在垂死掙扎的,只剩『雷門』了,那是你一手帶大的士兵,圓堂。」鬼道毫無溫度的說道,低下頭看了看面露凝重的男子。
  「……這個理由並不足以讓我對他們有任何寬鬆。」圓堂淡淡的說,闔上雙眼。
  「……是嗎。」鬼道應聲,沒多久沒了聲音也不見人影。


  另一方面,跟剛才那艘戰艦大小體型都差了一截的戰艦正在四處徘徊。
  他們小心的躲避著大戰艦的檢測能量波,努力把自己隱藏起來。
  小戰艦裡的主控部,一位年紀輕輕的男子站在正中間,面露難色的望著剛才隊友傳來的訊息通知。
  --我們已經不行了,只剩下你們,一定要完成「革命」。
  男子單手摀著臉肩膀正微微抖動著,有細小的水滴從指縫間流出,沿著手臂流下。
  ……可惡。
  「隊長,還是沒辦法和207成功取得聯繫。」一名男子難過的說著,他身軀龐大,看起來比一般人還要壯碩。
  「……辛苦了,天城。」被喚做隊長的男子默默的說道,語氣微微帶了點哭腔。
  「……神童……不會,這是我該做的。」被喚做天城的男子低下頭,手用力收緊,咬著牙,露出不甘心。
  --這種四處逃竄的日子,還要持續多久?
  「……等一下我就去腦波部一趟,車田、天城、一乃、青山,這裡就拜託你們了。」神童隨意抹了抹臉,佯裝出一副嚴肅的樣子。
  「……儘管交給我們。」四人答應,露出淡淡卻堅定的笑容。
  神童點點頭,也淡淡的笑,他轉過身走出主控室,背影是那麼淒涼與疲憊。
  四人面露難色,最後搖了搖頭,轉過頭做工作去了。


  「……學長,接下來你要去找天馬是吧?」坐在床另一邊有著一頭墨藍綠短髮的男子也穿好衣服,一雙橘褐色的精明眼眸在那眨呀眨的。
  「對,怎麼?」被喚做學長的男子調整好推車內的用品,也把儀器做好調整,確定剛才所做之事並不會影響到儀器後鬆口氣。
  「沒有阿……學長,你不可以偷偷和天馬做這種事噢!就算是天馬要求的也不行噢!」男子一雙眼眨著,伸出手環抱住學長的頸部,看著對方的眼睛。
  「……不會,你放開我,檢測不能拖太久的。」學長無奈道,對著男子溫柔一笑。
  「知道了--學長真是工作狂。」男子嘖一聲,雙手扶住頭部,直接往後倒在床上。
  「狩屋,你任性的壞毛病也該改改了。」學長寵溺的說道,摸了摸被喚做狩屋的,他墨藍綠的頭髮,引來後者不滿。
  「才--不要!」狩屋撇過頭,哼了兩聲。
  學長無奈的笑笑,推著推車離開房間。
  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身為腦波部照護人員的他接到負責狩屋和天馬生活起居的工作,慢慢的也和他們兩人培養出感情。
  --由其是狩屋。


  「阿,霧野,我正好要找你。」正在出神的學長聽到叫喚自己的聲音,那聲音是那麼熟悉,他忍不住轉頭。
  「神童?怎麼有空來了?」他輕輕笑道。
  「沒空就不能來嗎?我是想問問你們,腦波部現在和207的接觸做得如何了?」神童也笑笑,但沒多久就恢復成擔憂的臉色。
  「……還是不太良,不過已經接上了。」霧野說道,皺起眉。
  「這樣阿……你們辛苦了。」
  「不會,我還要去幫天馬做腦波檢測,先走了。」
  偶爾這樣淡淡的聊個幾句,已經是奢望了……
  隨著越來越忙碌的生活,神童和兒時玩伴的霧野見面次數也正在減少,能夠談心的朋友也不多了,雖然大家都是同患苦共患難的同伴、隊友,但終究是不一樣的。
  那兒不同呢?算了,他沒心思去思考那個,現在最重要的是和207取得聯絡,畢竟要完成「革命」還是需要他們幫忙的……
  命運的齒輪正緩緩啟動,交織出每個人不一樣的生命……
  明天會如何,沒有人知道,最後的結果,也同樣撲朔迷離。

創作者介紹

Cadeau.

「程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