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論接龍文最終章,前面文章請點此

*OOC可能有,若能接受請往下走↓

 

 

  神童拓人緊張的來到「那位學弟」所說的地點--足球大樓後方。

  該怎麼形容他現在的心情呢,噢,對,就像是小時候要參加鋼琴演奏會一樣的緊張,雙手冒著汗,握著的拳頭都可以看到泛白的指節。

  但是那雙堅定的眼還是沒有變。

  其實當他收到了簡訊,他的心是上上下下,搖擺不定的。

  解決這件騷擾事件,霧野就可以恢復一般人的生活,不必再被那個學弟逼到心神不寧,但是這樣子他跟霧野的「情侶關係」就會瓦解掉;反之,若是沒解決,他們的「情侶關係」可以繼續存在著,但是霧野必須受到學弟的騷擾攻勢。

  他決定,為了霧野著想。

  所以他來到這裡,為的就是跟那位學弟談清楚,讓他不要再來騷擾霧野。

  「……快……男生……去啦……」

  稀稀疏疏的聲音從轉角處傳來,神童轉身,問道:「誰在那裡?」

  轉角後的人嚇了一大跳,再也沒有出現任何一個聲音,神童眨了眨眼,皺著眉頭朝著轉角走去,想看看到底是誰窩在那裡--偷看?不對,除了「那個學弟」之外沒有人知道他要來這裡,就連霧野也不知道。

  才剛到轉角,神童就看到一群圍成圈圈的一年級生。

  ……什麼狀況?

  「狩屋。」從後方走過來的劍城提起了其中一人的領子,輕輕的往前甩,因為被甩出去所以差點跌倒的狩屋靠著本身的平衡力以及柔軟度站好,不滿的回頭:「幹麻啊,不用這麼粗魯好不好!」

  神童看著爭吵的狩屋以及劍城,雙手環在胸前。

  該不會……這些一年級生裡面其中一個就是「那個學弟」?

  受到逼人視線的影山拉了拉狩屋的褲腳,被吼了一句「別弄,沒看到我跟劍城君在談事情嗎」之後,便以哀求的眼神看著劍城。

  只見後者嘆了口氣。強行把狩屋轉了一百八十度,面對著神童,然後推了出去。

  「欸、咦?等等--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啊!」

  「怎麼了?」看著一群一年級生這樣子聚在一起,神童心中名為「懷疑」的情緒愈擴愈大,看著眼前的人,那好笑的表情令他的緊張感都消逝而去。

  噢,對了,他沒有笑出來哦。

  「有事嗎?」不會是要圍堵他吧,諒這群一年級的也沒有膽子,劍城例外。

  「--神童隊長那幾封騷擾簡訊都是我傳的但是內容絕對不是我寫的然後這樣子的行為是因為我跟天馬君他們玩國王遊戲輸了才做出來的。」

  一連串沒有標點符號的句子從狩屋口中說出來,但是狩屋的目光完全沒有對上神童的眼睛,在神童看來,這就是做賊心虛。

  就算是遊戲懲罰,但是這樣子做也太過分了,已經超過玩笑的程度了。

  「這些話你應該要去跟霧野說。」神童的心中燒著一把無名火,「況且要很認真,做好心理準備,把要說的話都想好才能說。」

  「……是。」

  離開了足球大樓,他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撥了通電話:

  「霧野嗎?嗯,你有空對吧?好,那麼就到河堤旁吧,嗯,我會先在那邊等你,好,好,待會見。」

 

  河堤邊。

  「怎麼了,神童,突然把我叫出來?」坐在草上,享受著風吹的感覺,把亂掉的頭髮撥到耳後去,霧野看著面色凝重的好友,很是擔心。

  兩人靜默了一陣子,

  「霧野,你以後不會有騷擾簡訊了。」久久的時間經過,以這句話做為開發點,神童拓人的表情愈發的難看,「所以……我們的情侶關係就此結束?」

  「咦?」霧野傻楞楞的看著神童,好奇為什麼會突然接收到這樣子的訊息,他還不知道那個學弟是誰,事情就落幕了?

  「就是這樣子了。」神童把霧野的疑問當作是默認,起身,拍了拍褲子上沾上的雜草,「那我先走了,明天晨練不要遲到哦。」

  「等等、神童!」霧野也忙著起身,拉住了神童的手,接收到了神童疑問的眼神,一時語塞,也不知道該說什麼,「那個……這個、我……」

  看到霧野手足無措的樣子,神童笑了,將另一隻手覆在霧野的手背上,「就這樣子吧,明天見。」

  「不,等等。」

  「?」神童才剛要抽開手,霧野就握得更緊了些:「那個、情侶關係……維持也沒關係。」

  「咦?」神童愣了一下,「霧野你、剛剛……?」

  「我說,情侶關係繼續維持也沒有關係。」霧野的臉就像背後的夕陽一樣的紅,「這幾天……謝謝你幫助我,也讓我發現到我對你真正的心意。」

  「所以……?」

  「所以……」霧野拉起神童的手,以堅定的眼神看著神童:「我們交往吧,正式的。」

  原先凝重的臉,笑顏逐開;要放棄的想法也被這句話一掃而空。

  「好。」

 

  夕陽照射下,兩個人影在河堤邊,一步一步慢慢的往前走。

  說說這幾天發生的事情、說說這幾天如何的輾轉難眠,說說這幾天如何的對他動心。

  他們的路,還很長,很長。


*

日安這裡是終於從廈門回歸台灣的程暮…(倒地

好久沒有來家裡貼文了,有種感慨很深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寫起來有點唐突,或許是因為太久沒有寫文手感不見了的關係吧。

然後關於此篇請容我做出我自己的感想:

首先是怨念,大家為什麼都喜歡把狩屋當變態呢…若是劇情繼續朝這樣發展的話,

會變成:狩→蘭拓了。

這根本偏離「蘭拓」了吧orz…或許是我自己的雷點也或許是我這個狩屋廚自己鑽牛角尖,

十分在意狩屋被當成變態這點。

左想右想前想後想,我終於想出了一個狩屋不會被當變態的梗了。

頂多被臭罵一頓而已……(?

這篇裡面總覺得參了點拓狩/京狩/輝狩輝,不過大家別在意吧,當然蘭狩看就好(燦笑

(人家都看完了你才說

創作者介紹

Cadeau.

「程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