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蒼HE延伸

*全文40000字


  蒼葉跟羽賀店長請了長達一個星期的假,理由是身體不適想要把之前能放的假一次補回來,但是,身體不適什麼的——

  根本沒有嘛。

 

  「蓮,有想好要去哪裡嗎?」蒼葉坐在蓮的腿上,讓蓮從後面懷抱著他,並且將全身的重量交給對方,「我看了一下好像也沒有好玩的地方。」

  接過蒼葉遞來的雜誌,蓮也只是隨便翻了一下就蓋上,然後放在旁邊。

  接著低下頭,蹭了蹭蒼葉的頸窩,帶著一點低啞的笑著:「只要是蒼葉帶我去的,不管去哪裡我都可以。」

  「欸——這樣子我跟店長請假就沒意義了。」蒼葉也將頭輕輕靠在蓮的腦袋上,似是習慣了這種相處模式,「去哪裡好呢……之前根本沒有放假,也不知道有空時該幹麻……難得的放假只去找水紀還有紅雀的話也很無趣吶……」

  「……蒼葉。」

  「嗯?怎麼——好痛!」蒼葉皺了皺眉頭,不滿的望著身後的蓮:「做什麼阿,蓮——」

  「不要叫別人的名字。」蓮依舊舔了舔方才自己咬的傷口,他沒有咬得很大力,應該不會痛吧……啊,要是有留下痕跡就好了。

  「呼……」

  聽到了笑聲,蓮抬起頭,疑惑的望著蒼葉:「在笑什麼?」

  「沒有啊,只是覺得吃醋的蓮有點可愛。」

  「吃醋?沒有。」

  「還說沒有。」蒼葉笑著輕輕捏了捏蓮的鼻子,「剛才咬我那一下就是證明了——在我說到水紀跟紅雀的時候。」

  「……嗯。」

  「不說這個了,地點呢?想好了嗎?」

  蓮搖了搖頭,直接把蒼葉抱了起來,轉了個方向,面對著他,並且讓蒼葉把手搭在他的肩膀上,將頭靠了上去:「跟蒼葉在一起,去哪裡都沒有差別。」

  「唉唉——好想念以前的蓮哦,問一句話就可以說出好多好多資訊呢。」蒼葉故意裝出懊惱的表情,「就不用像現在煩惱了……」

  「……對不起。」

  「不用對不起啦,笨蛋。」蒼葉吻了蓮的額頭,然後將頭靠在蓮的肩膀上:「現在的蓮跟以前的蓮一樣,沒有變哦。」

  就知道是這個反應。蒼葉在心裡笑了笑,他的蓮總是這麼的單純。

  「真的?」

  「真的啦。」蒼葉吻上蓮的唇,接著像是想到了什麼,露出了一抹甜蜜的笑:「吶,蓮,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擁抱的海灘嗎?」

  「記得,怎麼了?」

  「嗯嗯,沒什麼。」搖了搖頭,蒼葉羞紅著臉,聲音愈發的小聲:「那時候……只顧著跟蓮在一起,都沒有看到什麼好看的景色。」

  「嗯。」

  「所以……」

  「嗯。」

  「……蓮,你真的有聽我說話?」

  「有在聽。」

  「嗯。」蒼葉瞇起眼:「我還想再去一次海邊,你說好不好?」

  「蒼葉你說好就好。」

  「那就這麼定了。」蒼葉敲掌,接著把蓮一起拉著躺在床上:

  「現在先睡一覺吧,明天再整理東西就可以了。」

  「……嗯。」

 

  說是整理東西,但是其實也沒有多少,就只是一些換洗衣物而已,兩人都背著後背背包,重量很輕,背包幾乎還有一半的空間。

  「我們出門囉——!」

  蒼葉對著多惠婆婆喊了聲,拉起蓮的手,打開了便攜終端裡的地圖,離開了家。

  「嗯……路線有點複雜啊……」蒼葉眨了眨眼,拉著蓮的手到處亂跑,蓮也只是任著蒼葉為所欲為,只要不離開他就可以了。

  在路上買了零食跟水,一路上吃吃喝喝,還有些許的話題,例如不知道可不可以釣魚、去海邊一定要游泳之類的,雖然都是蒼葉在說話。

  「蓮也說說話啊,都是我在說,會覺得有點……」蒼葉將臉撇開。

  「有點?」

  看著蓮的表情,蒼葉舉著雙手投降,嘆了口氣:「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說這種感覺,反正就是怪怪的,不協調,有違合感。」

  「那就……」

  「等等!停!」蒼葉遮住了蓮的嘴,然後一臉認真:「你可不要像上次一樣說出『Baby』之類的話哦,我是真的會嚇到,而且會比你不說話更不協調。」

  「……嗯。」蓮淺淺的笑了一下,「不會說的,既然蒼葉不喜歡的話。」

  聞言,蒼葉抓了抓頭髮,扁嘴:「也不是不喜歡……就是有點不習慣而已。」

  走在路邊,在人群裡不顯眼的兩個人聊著最平常的話題,走出家門剛好是中午吃完飯,終於走到海邊已經是夕陽西下的時分了。

  「唔哇……真漂亮呢。」

  海平面被夕陽照的橘黃,波光粼粼,看起來就像雙溫暖的手,邀請著自己走進去裡面。反映在海上的夕陽看起來稍微的扭曲,卻也帶了點異樣的美感。

  「是啊。」

  蒼葉拉著蓮,一起走下凹凸不定的礁石,雖然蓮提醒了一句很危險,但是蒼葉才不管,只要拉著蓮一起走,那麼蓮也是共犯,就是一樣的了。

  礁石區有的陷下去,有積水,也有小洞,弄濕了鞋子。

  「唔哇——!」

  「蒼葉!」

  看著腳一滑後腦勺就要撞到礁石的蒼葉,蓮一慌張,也忘記自己是踩在礁石上,「噗唰」一聲,兩個人都掉到不淺不深的海水裡。

  似是太緊張的緣故,蒼葉的雙手在水裡不斷的揮動,見狀,蓮擺動雙腳,先是按住蒼葉的肩膀,吻上對方,鹹鹹的海水在口中蔓延,他抱著蒼葉,看了一下比較近的岸邊,游了過去。

  「哈啊……」抱著蒼葉上岸,離開海水沒有太遠,他抱著蒼葉,輕輕著撫著他的背:「沒事的,沒事……蒼葉……蒼葉……」

  「……蓮……」

  蒼葉緊緊的抱著蓮,確認真的是蓮之後,他才鬆了口氣,笑嘆:「哈……我剛剛還以為差點再也見不到蓮了。」

  「所以我就說很危險了。」蓮的臉色愈發凝重,皺著眉頭,「下次不要再……讓我擔心了好嗎,蒼葉。」

  「對不起嘛,嗯,蓮皺起眉頭不好看。」蒼葉撫平了蓮的眉間,帶著歉意的笑了:「下次我會好好聽蓮說話的,別生氣了,好嗎?」

  「……好吧。」

  「啊,衣服……」離開了蓮的懷抱,蒼葉把背包拿到自己面前,將背包裡面的衣服一件一件的拿出來,「啊——都濕了!這下子不用換衣服了……」

  「升火烘乾如何?」

  「這裡哪來的火啊……」蒼葉懊惱,看了看周圍,好像也沒有什麼民宿或者小木屋,只得任命的將衣服又收了進去,站起來拍了拍衣服,向著蓮伸手:「我們在海邊散一下步吧。」

  「嗯。」

  「吶,蓮,如果找不到小木屋的話我們該怎麼辦?」蒼葉晃著蓮的手,不輕不重的腳步印在沙灘上。「外宿?」

  「走回家?」

  腳步倏然停止,蒼葉看著一臉認真的蓮,對方還不解的眨眼歪頭,像是在問自己為什麼要停下腳步,看著這樣子的蓮,蒼葉笑了出來,蹲下抱著度子:「哈哈、哈、蓮……不行啦,你以為我們是走了多久才到這裡的!什麼都還沒有玩到就要走路回家,太浪費我的假期了。」

  「這麼說也是……」

  看著蓮低下頭,有點失落,蒼葉站起來,輕輕拍了蓮的臉頰:「別露出這種表情嘛,走吧,真的找不到我們就睡在沙灘上,是個新的嘗試呢。」

  「嗯。」蓮點了點頭,「但是這樣子會著涼?」

  「那又沒有關係。」蒼葉停下了腳步,雙手環過蓮的腰,抱緊:「像這樣子抱著蓮,感覺就很溫暖了,海風才不算什麼呢。」

  「……」蓮被蒼葉的行為嚇得啞口無言,蹭了蹭蒼葉的髮,「嗯。」

  互相抱緊的兩人,聽到的只有鼓動著的心跳聲,還有彼此均勻的呼吸聲,閉上眼,現在只想好好感受對方的溫度,只想跟對方在一起,只想聞著對方的髮香。

  「蒼葉。」

  「嗯?」

  「我……想了很多。」

  「嗯。」

  蓮深呼吸一口氣,例行的嗅了嗅蒼葉的髮,這才安心的開口:「跟蒼葉在一起,很開心。尤其是這樣子跟蒼葉在一起,真的,很開心。

  每天晚上都能抱在一起睡覺,這是跟之前不一樣的,之前的我都只能被蒼葉抱著,現在我卻能抱著蒼葉。

  有很多事都可以跟蒼葉一起做了,真的,讓我很開心……所以。」

  「所以?」

  「……不要離開我。」

  「傻瓜。」蒼葉又收緊了抱著對方的手臂:「早就說過了,不會再離開的。」

  「可是……」

  「不要可是了,這樣子一點都不像蓮。」蒼葉輕輕捏了蓮的臉,又牽起了蓮的手——這次牽手的方是跟剛才不一樣,是十指相扣著。「我會一直一直跟蓮在一起的,所以,放心吧。」

  「嗯。」

  「走吧,反正還沒有完全日落。」

 

  不知道什麼時候,橘黃的天空被灰藍的顏色蓋了過去,夾帶了些白點,一閃一閃的,令人不去注意都不行。

  找了些漂流木,把木頭堆在一起,拿出打火機點燃了火種,丟到木堆中,看著木堆先是生煙,接著冒出橘紅的光芒,再聽見「劈啪劈啪」的聲音,蒼葉才放下了心,坐在火堆旁。

  蓮又去剪了幾跟比較長的樹枝,將衣服晾在上面,烘乾,待所有衣服都掛完了才盤腿坐在蒼葉的身邊。

  「蓮,你知道嗎,外婆在小時候的時候,給我說了好多好多關於星星的事情。」

  蒼葉放鬆身子,往旁邊一倒,躺在蓮的大腿上,瞇起眼,回憶著:「真的很多。你要聽嗎?」

  「嗯,聽。」

  「我還記得外婆說……她說,天上的每一顆星星,都是一個人的靈魂,或者是思念,或者是意識,許許多多成千萬變的想法都飛到空中,變成了星星,是為了讓還在地上的人記得他。

  還有還有,每顆星星的距離,就是他們心與心之間的距離哦。」

  「嗯。」蓮安靜的聽著,他輕輕的摸著蒼葉的頭髮,柔柔的,完全沒有讓蒼葉感覺到痛。

  「星星們啊……也是有分群體的哦,就像是紅雀的紅時雨、水紀的辛辣果汁,星星們也有痛苦,也有喜悅,還有悲傷,它們跟人類一樣,有著情緒,也有著活著的時間。

  等到他們燃燒殆盡時,就是他們消失——也就是我們的『死』的時候。

  小時候的我聽了覺得好悲傷,還哭了出來呢,哈哈。要是被紅雀跟水紀知道,他們一定會把我笑的體無完膚。」

  蓮看著蒼葉回憶時的表情,那是幸福的,純真的。

  這些故事他不是沒有聽過,只是從不同人的口中說出來,有不同的意義。

  他繼續聽著蒼葉說話:「外婆也有說過流星這東西呢,雖然我到現在還是不相信他,可是還是會對著他許願。」

  「蓮,會許什麼願?」

  「跟蒼葉永遠在一起。」

  「笨蛋,這已經是事實了就不用許願了啦。」蒼葉露出無奈的笑容,把手舉高,透過指縫,看著滿天星海:「我啊,會許的願望,就是讓我們兩個人能夠走過各式各樣的路,到世界各地去探險,啊,要帶著外婆。」

  「嗯,這是個很好的願望。」

  「哈哈,只可惜要實現還早得很。」蒼葉自嘲著。

 

  「吶,蓮。」蒼葉坐了起來,凝視著蓮,「來做個約定吧。」

  「約定?」

  「嗯,約定。」笑了笑,蒼葉把頭靠上蓮的肩膀,伸手指向天空的星星,「你看,那邊是不是有兩個很大很大、然後也很亮的星星?看,在那裡。」

  蓮將頭轉了轉角度,看像蒼葉指的地方,的確是有兩顆星星:「看到了。」

  「我是左邊那顆,比較小一點點的。」蒼葉移動著手指:「而蓮就是右邊那顆,比較大一點的,我們可以一起燃燒完,然後一起殞落。」

  「不行。」

  「嗯?為什麼?」

  「殞落是消失,是無,我跟蒼葉要永遠在一起。」

  話語剛落下,蓮就捧起了蒼葉的臉,將自己的唇貼在對方的唇上,眷戀不捨的舔了舔,然後用哀求的眼神望著蒼葉。

  「真拿你沒辦法。」蒼葉噗哧一笑,又看了看天空,他只向更上面的星星:「那麼,當我們原本的星星要殞落時,就轉到別的星星去吧。」

 

  「這樣就能一直在一起了。」

  「……嗯。」蓮安心的笑了,碰了碰蒼葉的額頭。

 

  他們會一直在一起,一直。

創作者介紹

Cadeau.

「停站」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