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人稱視角,故事中途延伸,些許架空,劇透

*奇妙發展有,劇情不照遊戲走

 

我是阿爾法。

我不是人,我只是一個,為東江所用的機器人。

為了東江我做了許多事。調查,殺人,軟禁,被軟禁,施刑。除了聽取東江的話,我不知道我還應該做些什麼。

因為我,並沒有感情。

感情是什麼?腦袋中一直有個聲音告訴著自己,「感情是個會擾亂思緒的東西而已,你不需要去在意,也不需要去擁有,你只要好好的做事就行了。」

啊,真可悲的自己。

 

我還有個弟弟,叫做阿爾法2

顧名思義,他是第二個我。

但是卻不是一模一樣的我,單純是因為他跟我是同一個機種的機器人罷了。

「阿爾法2。」我輕喚他的名字,就如同在叫著自己。

「嗯。」阿爾法2看著手裡厚重的書籍,邊應答著我。沒記錯的話那本書我也看過,是東江要求讓我看完他的,守則。

 

機器人不能有感情。

機器人不能夠反抗。

機器人不能夠自由。

機器人…的主人,不是自己。

 

還有許多條項,是自己記起來卻不想提起的。

因此那本書才是那麼厚重。

 

似是看著自己沒有說話,阿爾法2闔上了書,然後看著我。

銀白色的蓬鬆頭髮,亮粉色的瞳眸,一切的一切都與自己如此相像。

 


『你知道嗎,我們還有個哥哥。』

 

 

 

原來有哥哥啊。

一開始聽到還嚇了一跳,怎麼樣都不敢相信。

直到東江把我叫了過去為止。

他告訴了我,那個「哥哥」是壞掉的產品。是需要摧毀的,需要破壞的,需要丟棄的,需要在這世界上消失的。

原先是處理掉了沒錯。

後來卻突然消失無蹤,讓東江很困擾。

 

於是我的工作多了一個,尋找「哥哥」。

一天一天的尋找下來,關於哥哥的傳聞一件也沒有少聽。

聽說哥哥是一個有感情的機器人。

聽說哥哥天真的讓人生不了氣。

聽說哥哥跟我們長的一模一樣。

聽說哥哥有著自己活下去的願望。

聽說哥哥的主人不是東江。

聽說哥哥的歌聲……很好聽。

幾天來,我跟阿爾法2的腳步都沒有停過,除了調查碧島那邊的民眾反應,還有尋找哥哥的下落,但是一籌莫展的進度,卻讓我覺得我們根本是在做無用功。

接著,在一個小巷子裡逮到一個小混混。

他很誇張的說著,「救、救命……!有個用硫酸潑都還不會痛的怪物啊!怪物!!」

啊啊。普通的人類用硫酸潑早就死了吧。

他們說的智能伴侶也是,不死也剩半條命,至少機體會被熔掉吧。

「別怕。」我讓他幫我帶著路。

然後我找到了,哥哥的住處,白金牢籠裡每個房間都有設置攝影機,所以身為比較高階的我都可以看到裡頭的一舉一動。

哥哥在裡面,好像很快樂。

 

這不公平。

這是不公平的吧?

明明機種比我、還有阿爾法2都還要舊。

明明是個壞掉的作品。

明明是個被丟棄的機器人。

為什麼臉上可以有,

那麼燦爛的笑容?

是不是跟哥哥在一起的話,我也可以有那樣子的笑容?

 

我轉頭,看著阿爾法2跟我一模一樣的臉。

「阿爾法。」

「嗯?」

「我有點冷了。」

「……回去吧。」阿爾法2找了個怪理由,我們明明是機器人,明明是感受不到溫度的。我收起了暗淡的目光,「剛好可以跟東江報告,找到哥哥了。」

 

時間過得很快。

才跟東江報告不到半晌,就收到了要去一條小巷子的命令。

帶著阿爾法2,我來到了小巷子。面前的人有著與自己一樣的臉龐,只是下巴多了兩顆痣。痣的位置很微妙。剛好在唇的下方旁邊一點點。

有種,奇怪的感覺。

不知道為什麼,見到了哥哥,就有一種柔光掃過的觸感。

這是不應該有的,對於我這個機器人來說。

 

擺出了冷酷的嘴臉,下定了決心要將他摧毀。

很順利的,明明一開始很順利的。

跟著阿爾法2一起攻擊著面前的半殘品,根本只是雞毛蒜皮的小事,幾根手指頭就能夠解決了。

為什麼會拖這麼久,自己也不知道,只是知道自己下手卻愈來愈輕,愈來愈不像自己,就像是--

把對方當作真正的家人一樣。

但是我們卻從來沒有碰過面。

從來沒有說過話,

沒有了解過對方。

 

在把哥哥攻擊到一定的地步,我又回到了塔裡。

當然,是跟著阿爾法2一起。

阿爾法2一言不發,眼神卻是透露了一切。

像是在問,「你為什麼要手下留情」,之類的吧。

啊啊,自從開始接觸「哥哥」,自己就愈來愈不像自己了。

開始搞不懂了。

也無法懂,不能懂,沒有人教我懂。

一切只能憑著感覺走了。

 

 

再次遇上哥哥,是在東江的面前了。

說著冷酷的,嘲笑的,諷刺的話語,然後攻擊。

這是我的模式。

但是碰上了哥哥,什麼都瓦解了。

 

 

啊啊,既然不能破壞掉哥哥,那就讓哥哥破壞我吧?

 

 

半瞇著眼,回頭看著阿爾法2,嘴邊揚起了些角度。

さよなら

 

「那麼,這次是真的永別了,哥哥。」

拿著小刀,一步一步的,走向哥哥。

走向所謂的,毀滅之路。

 

歌聲。

 

優柔、清澈。

在自己的耳裡聽起來卻是折磨。

閉上眼,保持著清醒的意志。

幾乎整個身子都貼在地板上了,用手撐起自己來,對上哥哥已經有一半崩裂的臉。

哥哥,看起來,還是好幸福。

為什麼呢,是放了感情的原因嗎?

 

我也能,像哥哥那樣子嗎?

 

張開嘴,想要說什麼,卻發現任何聲音都無法出來。

啊啊,極限了嗎。

 

『哥哥。』

『哥哥,哥哥,聽我說。』

『我很喜歡你,的表情。』

『太幸福了,讓我好羨慕。』

『吶,我們交往吧,就像人類說的那樣子,在一起。』

『我們在一起,然後讓我那樣子笑出來,好嗎?』

『然後。』

 

 

『分手快樂,我們地獄見。』



*

天阿,阿爾法好萌…這標題本來是給ㄌㄅ的呢。

後來有感、就寫出來了。

奇怪,我為什麼怎麼寫都是不同CP哩。


關於這篇,我一直覺得,兩個阿爾法都很可憐。

明明也是有感情的不是嗎。

不管是什麼樣的感情吧,親情也好愛情也好。

希望FD可以多多敘述他們兩個。

創作者介紹

Cadeau.

「程暮」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