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爛尾有,食用注意

 

 

涼野風介喜歡南雲晴矢。

基山浩人喜歡涼野風介。

南雲晴矢喜歡涼野風介。

涼野風介,跟基山浩人,正在交往中。

 

 

 

遊樂園,涼野跟基山手牽手晃著,剛玩完雲霄飛車的兩個一個容光煥發,一個想找個地方好好吐個過癮,或者來根冰棒給他比較快。

「很暈?」基山關心的問道。

涼野撥了撥頭髮,藉機擦掉額上的冷汗,逞強:「還好。」

基山笑了,帶著涼野到一個被樹蔭遮住的板凳上坐著,讓涼野等他一下,他在來的途中看到了賣冰的地方,這種炎熱的天氣,果然還是要吃冰。

「我去買冰回來,要什麼口味?」他從隨身的包包裡拿出了錢包。

「蘇打。」涼野半躺在椅子上,懶洋洋的,剛才的暈眩感還有嘔吐感都還沒有散去。

見狀,基山也只是笑了笑,看來風介不適合玩太刺激的遊戲設施呢。

 

 

基山很溫柔。

跟基山在一起還挺舒服的。涼野躺在椅子上這麼想著。

他會幫自己設想一切,該準備的東西都準備了,還會時不時的觀察自己的臉色,若是稍有些不好就會先買一枝冰來,然後才關心自己怎麼了;拿到有趣的東西,第一個會跟自己分享,自己心情不好的時候,會安安靜靜的陪在身邊。

雖然安靜,卻可以讓人放心。

並不是喜歡基山才跟他在一起的,只是順其自然,對方提出交往,自己對他也沒有什麼偏見,順理成章的就成為情侶了。

可是,他真的對基山沒有動過情,他喜歡的永遠都是南雲晴矢。

可是南雲的行為──對他惡作劇、對他口出惡言、亂弄他的東西、偷吃他的冰,一切的一切看起來都沒有對他有什麼特殊情感在的感覺。

雖然有聽過「打是情罵是愛」,但是涼野覺得,他真的感受不到另類的情感。

那麼自己何必拿熱臉去貼冷屁股呢,默默的把自己的心情給隱藏起來,永遠的放在心底,就這樣子跟基山走下去也不錯,反正他不說,也沒有人知道他喜歡南雲晴矢。

雖然這樣很對不起基山就是了。

 

 

基山拿著兩枝冰回來,將蘇打口味的遞給涼野:「待會還想玩什麼?」

「什麼都可以。」思考被打斷,拆開了冰棒的包裝,含在嘴裡,蘇打冰的微氣泡在嘴中散了開來,滿意的舔了舔唇,他就是喜歡這種味道。

「那別玩太刺激的好了。」基山拿出了遊樂園導覽,坐在涼野旁邊,指了一些比較不刺激的給涼野看,卻都被涼野以「太幼稚」否決了。

「嗯……」基山思考著,畢竟不刺激的就是給小孩子坐的,卻又被對方說幼稚不想坐,苦笑:「風介真的沒有想要玩的嗎?」

聞言,涼野只是搖了搖頭。

「那麼去玩摩天輪吧。」基山笑了,朝著涼野伸手。

他理所當然的搭上了對方的手,將冰棒棍丟到一旁的垃圾桶。「摩天輪不就在那邊繞圈圈?有什麼好玩的?」

「這你就不知道了。」基山笑:「摩天輪是很有情調的遊樂設施呢,一群朋友坐上去很好,可以聊天,一對情侶單獨坐進去更好,可以談心,聽說在最高點接吻的話,可以一直走下去。」

一直走下去?

無論有多少爭吵,都可以解決,一直走下去嗎?

那麼,即使南雲不喜歡他,他也能跟南雲一起走下去、一直走下去嗎?

「在想什麼?」基山的聲音又再度打斷了思緒,「能跟我說說嗎?」

涼野白了他一眼,「不要,幹嘛要跟你說。」

「也是。」基山聳聳肩,牽著涼野走上摩天輪的樓梯,涼野這才發現,原來已經走了很長的路了,而路上他完全沒有意識到基山,滿腦子都是南雲。

這樣子的話,一邊暗戀一邊交往的關係,會崩解的。

基山跟涼野一人選一邊坐,涼野選擇看窗外的風景,基山則是一直盯著涼眼看。

「吶,風介。」

「嗯?」

「為什麼跟我交往?」

涼野愣了,沒有想到對方會在這個時機跟他提出這個問句,他小心翼翼的觀察對方的表情,卻發現對方的臉上盡是寫著苦澀、痛苦、以及羨慕。

笑著。

基山浩人笑著。

為什麼還笑的出來呢?明明查覺到了不是嗎。

狠狠的打他也好,罵他罵到狗血淋頭也好。

為什麼,什麼都不做,只是問問題呢?

「順其自然。」他給出了心目中的答案,雖然知道這樣的答案「可能」會傷到對方。

基山聞言,只是摸了摸後頸,笑了:「這樣阿。」

涼野很訝異對方的反應如此冷淡,只好繼續轉頭看著窗外,自己當作一切都沒發生過。

他喜歡的還是南雲晴矢,他交往中的男朋友還是基山浩人。

「風介,快到頂端了呢。」

車廂一陣搖晃,基山站起來,雙手撐在涼野身後的玻璃上,慢慢的,朝著涼野逼近,基山瞇眼,先是輕輕啄了涼野的臉頰,稍微離開後,以極細的聲音動了動唇。

 


『                   』



距離頂端還有一點點。

一點點。

一點點。

──到了。

基山跟涼野的距離,隔了一個手指。

基山拉起涼野的手,輕輕的吻著,憐惜的,愛惜的,不捨的。他將涼野的指節貼著自己的唇,時間彷彿就在這一刻停止了,涼野還記得基山問出問句時的表情,但是,現在基山的表情,比剛剛還要來的痛苦許多。

「謝謝。」

「謝什麼?」他都拒絕他了,為什麼還要道謝。

「謝謝你和我在一起。」他又笑了。

笑,又笑,涼野真的搞不懂基山在想什麼,為什麼要一直笑?

摩天輪到達原點了,涼野起身,想要跟著基山一起走出去,基山卻是強行的將他按了下來,獨自一個人走出去,對著服務員說要再一圈,然後把隊伍中的一個人給推了進去。

涼野沒有想過被推進來的會是那個人。

被推進來的那個人也沒有想過會被基山給推進來。

「祝你們幸福。」他還記得基山推他進來之前,是這樣說的。

 


摩天輪進行沒多久,他上前抱住涼野。

摩天輪進行過了一會,他開始說著笨拙的句子。

摩天輪又走了一下,他吃了涼野一個拳頭。

摩天輪到達頂端,他吻了涼野,涼野沒有推拒。

 

 

 

 

『如果你愛的還是他,那就拒絕我。』


 

 


*

天阿快告訴我我在寫什麼(ryyyyyy

到底為什麼每次在洗澡的時候都有一堆梗;;w;;

又是一篇爛尾/自行想像的結尾惹

這裡爆料一下、其實南雲全程跟蹤基山跟涼野的行蹤(被打

^q^被標題CP騙到的對不起,這篇其實是根根本本的南涼


謝謝閱讀★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停站」 的頭像
「停站」

Cadeau.

「停站」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